新闻中心

赞助巴黎圣日耳曼宁夏石嘴山:投资6亿技改合格

  内蒙古一商人耗资6亿元购买宁夏一煤矿资产,连续三次升级改造投产后,却被当地政府一纸公文以“环保”治理名义整改关闭。有关部门在和企业法定代表人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和假冒企业股东签订协议,强行拆除和变卖矿区设备。致使投资商人欲哭无泪,深陷纠纷泥潭。

  6月20日,尚法新闻(ID:zgsbfzzk)就此刊发题为《宁夏石嘴山:投资6亿技改合格矿 “环保”治理名义遭强拆》的报道,引发广泛关注与热议。

  针对报道中所涉及的相关问题,当地政府对此又将有何解答和说法,日前,尚法新闻(ID:zgsbfzzk)特派记者再次赶赴宁夏石嘴山市采访。

  据了解,大榆树沟煤矿位于宁夏石嘴山市汝箕沟矿区,1977年建成投产,手续完备。1988年5月,石嘴山市大武口区贺兰山保护区成立。2002年,政府拍卖大榆树沟矿矿权,大榆树沟煤矿通过拍卖获得矿权,取得了合法开采资质。

  2012年,内蒙古商人杭涌来到宁夏,从石嘴山市大榆树沟煤矿前法定代表人陈逢干手中整体买下大榆树沟煤矿的资产。

  杭涌称,自己在收购后的开采期间,为响应国家政策,大榆树沟煤矿先后技术改造,产能升级三次,共花费6亿多元,最终在2012年12月技改完毕,通过政府部门验收合格。2013年10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再次核发采矿权证。

  2016年,宁夏自治区政府对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环境整治工作。同年4月,石嘴山市成立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下称清理整治指挥部),由一位李姓副区长担任清理整治指挥部组长,开始对贺兰山保护区石嘴山段实施清理整顿。

  据李副区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区清理整治指挥部在对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石嘴山段实施清理整顿工作时,严格按照并依据自治区、石嘴山市及大武口区下发的相关文件施行。

  同时该负责人称,鉴于邢庆文是大榆树沟煤矿的实际控制人,他也提交了其为该公司股东的相关签名手续资料,并作出了书面承诺后,清理整治工作才予以进行。

  杭涌称,大榆树沟煤矿仅有两位股东,一位是其本人,另一位是冯海燕。 2011年期间,邢庆文以承揽工程为由,与大榆树沟煤矿的原法定代表人陈逢干产生交集。在2014年5月前,邢庆文一直担任大榆树沟公司的安全管理员,但其安全管理资质于2014年4月29日到期后,公司并未对邢庆文继续聘用。

  据杭涌介绍,在邢庆文任职大榆树沟煤矿安全管理员期间,曾打算入股大榆树沟煤矿,与杭涌签订了大榆树沟公司股东协议后,却一直未履行出资义务。

  杭涌说:“邢庆文既然没有实际出资,签订的协议当属无效,也就与大榆树沟煤矿没有任何关系。”

  杭涌认为,因这份无效入股协议,让生产了15年的大榆树沟煤矿,在2016年大武口区开展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环境整治工作中,被迫停产关闭。

  大榆树沟煤矿的另一股东冯海燕介绍说:“根据政府部门的资料显示,大榆树沟煤矿属于汝箕沟矿区,根本不在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清理整顿范围内。既然不在保护区范围内,但该区清理整治指挥部仍要求关闭,进行生态恢复,并擅自拆除了煤矿地面建筑物和矿区地面设备,并将井上、地面设备拉走变卖,致使大榆树沟公司设备损坏造成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这里面藏着什么猫腻?

  冯海燕称,期间大榆树沟煤矿一直与清理整治指挥部协商关闭补偿事宜,后因协商失败,杭涌才拒绝签订治理协议。

  对此,赞助巴黎圣日耳曼该区清理整治指挥部负责人李副区长称,早在2014年,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保护范围已经做了调整,大榆树沟煤矿处在保护区范围内。

  据该李副区长介绍,对大榆树沟煤矿进行清理整治工作时,赞助巴黎圣日耳曼。经多个机构进行第三方风险评估,该矿井工矿下设备拆除回收具有相当的危险性。经该矿实际控制人邢庆文同意,放弃拆除回收,并为安全起见,对该矿井工矿实施了封填处置。并按照规定,由第三方单位施工,对该矿矿区进行了恢复治理。

  那么,大榆树沟煤矿矿区究竟是否处在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保护范围内,根据该区清理整治指挥部负责人李副区长介绍的情况,2014年,贺兰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保护范围已做调整,大榆树沟煤矿处在保护区范围内,有调整依据和相关的文件。但在采访期间,李副区长并未能即时提供相关文件予以佐证。

  7月17日,据李副区长向记者提供的一份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林政科出具的情况说明则显示,根据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现状图,大榆树沟煤炭产销有限公司(大榆树沟煤矿)矿区等单位涉及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保护区外国有林地。根据《自治区党委办公厅 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的通知》(宁党办[2017]61号),上述矿区均属于整治点,且在《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责任清单》中均已明确涉及保护区功能区划。

  针对此份情况说明,杭涌和冯海燕却并不认同。其二人同时称,既然早在2014年就做出了范围调整,又下达有相关的文件,事关煤矿存亡和投资回报的大事,他们作为直接权利人为何至今未能看到?此份情况说明,难以令他们信服。